1. <strike id="bp3vv"></strike>

      <p id="bp3vv"><strong id="bp3vv"><xmp id="bp3vv"></xmp></strong></p>
    2. <table id="bp3vv"><ruby id="bp3vv"></ruby></table>
    3. <table id="bp3vv"></table>

      首頁 » 國內 » 零點有數:以弭平數字鴻溝為全球治理中國新主張

      零點有數:以弭平數字鴻溝為全球治理中國新主張

      “數字鴻溝”最早是由美國通信和信息管理局在1995年提出的,原指以上網的程度作為衡量標準研究不同人群在接入互聯網能力上的差異,探討這一差異與地區、收入、受教育程度、語言、人種和民族的關系。目前有關數字鴻溝的定義已有許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提法來自國際電信聯盟——數字鴻溝可以理解為由于貧窮、教育設施中缺乏現代化技術以及由于文盲而形成的國家之間、城鄉之間以及代際之間在獲取信息和通信新技術方面的不平等。2005年,零點有數原零點調查及其旗下的前進策略與北京市政府信息辦合作開發了國內首個“數字鴻溝系數”,依托開創性的測算方法得出并公布了北京市的數字鴻溝測算結果,是國內數字鴻溝議題的早期研究成果。

      附圖1零點有數與北京市政府信息辦合作開發的數字鴻溝系數2005年

      資料來源:零點有數、北京市政府信息辦,《縮小數字鴻溝——2005北京數字鴻溝現狀研究和解決對策》。

      從提出數字鴻溝概念至今已有近30年。全球互聯網發展突飛猛進,同時與之相伴的數字鴻溝現象逐漸突出。在此背景下,零點有數國際關系研究團隊對包括本公司及其他多來源的數據信息進行了挖掘分析,形成相應發現。

      發現一:數字鴻溝存在于互聯網接入、安全與服務、數字內容供給、網民數字技能與素養、使用效能五個層面

      數字鴻溝產生的第一階段關鍵指標是互聯網普及率和使用率?!皵底著櫆稀笔紫仁侵笖底置浇閾碛姓吆托畔⒚浇槿狈φ唛g的差異。美國通信和信息管理局早期報告中,用于測量數字鴻溝的主要指標為固定電話滲透率、計算機擁有情況、調制解調器擁有率和電子郵件使用率。

      附圖2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等國際組織、多邊機制納入的數字鴻溝評價指標

      資料來源:根據國際電信聯盟、世界經濟論壇、歐盟等國際組織、多邊機制官網公開信息綜合整理。

      第二階段主要表現為使用者在技能和使用方式之間的差異——2004年,澳大利亞蒙納士大學教授Neil Selwyn指出,若人們缺乏必要的技能和知識,即使擁有接觸信息技術的機會也是無用的;荷蘭學者Van Dijk和Van Deursen研究發現,受教育程度低的人更傾向于利用互聯網休閑娛樂,而非獲取資源、創造價值。

      本世紀最初十年里,數字鴻溝的受關注點進入第三階段,即實際的使用效率和使用結果——加州大學教授Mark Warschauer認為,社會主體能否有效利用信息通信技術獲取或創造新知識,是社會排斥或社會包容的體現;Van Dijk也指出,對數字鴻溝的衡量不僅要關注接觸機會、使用頻率,還應當關注使用的質量和效果,如使用的多樣性、用戶角色是主動的內容創造者還是被動的消費者。

      目前國際已形成了系列指數體系以衡量數字鴻溝。目前主流的測量指標包括國際電信聯盟ICT發展指數IDI、網絡發現伙伴指標、世界經濟論壇網絡就緒指數NRI、歐盟數字經濟社會指標DESI、互聯網普遍性指標 ROAM-X。其中互聯網接入、互聯網服務及數字技能與素養基本在所有主流測度指標中均有體現。

      零點有數團隊認為,對數字鴻溝的關注還應該著眼于互聯網安全指標,即網民可在不受電腦病毒、信息泄漏風險與基本道德精神侵害的清朗網絡空間中獲得互聯網服務;還應關注數字內容供給指標,這是網民提升數字技能與使用效能的先決條件,這意味著政府、互聯網企業、文教新聞出版等機構數據開源、信息共享,使網民有機會接觸和獲取更多有效信息并成為知識的輸出者。因此,數字鴻溝的評價體系應包括五個主要指標:互聯網接入、安全與服務、數字內容供給、網民數字技能與素養、使用效能。

      附圖3數字鴻溝要素的金字塔式分布方式

      發現二:數字經濟騰飛和數字鴻溝弭平是數字化發展的一體兩翼

      2022年1月,國務院印發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對中國發展數字經濟和健全完善數字化治理體系作出了系統部署。當前我國數字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之一是不同行業、不同區域、不同群體間數字鴻溝尚未有效彌合,甚至有進一步擴大趨勢。數字鴻溝在不同人群,甚至在政府、企業和科研機構的精英群體中的存在,已經對各地各單位數字經濟發展目標的厘定、數字經濟中的自身定位、數字化轉型路徑與方式、防止數字經濟低效投入與數字化浪費等發生了直接的影響。過大的數字鴻溝不僅阻礙數字經濟發展規模,也會削弱中國數字經濟的整體國際競爭力。數字經濟騰飛和數字鴻溝弭平是數字化發展的一體兩翼——數字經濟騰飛的高度,不僅由經濟發達地區、率先富裕的階層和頭部互聯網企業決定,也受欠發達地區、貧困人口、互聯網尚未覆蓋的群體、數字知識薄弱群體等短板所制約。

      附圖4中國2016-2020年數字經濟和互聯網覆蓋率增速情況

      資料來源: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2017年-2021年。

      當前中國數字經濟已經到了發展關鍵期。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顯示,中國數字經濟規模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同比增長18.9、20.3、20.9、15.6和9.7,2018年后數字經濟整體增速放緩,同期互聯網覆蓋率增長也趨穩,這意味著中國互聯網經濟可能已觸碰到了用戶規模天花板。

      從數字經濟的規模和質量來看,中美之間仍有較大差距。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2021年《全球數字經濟白皮書》顯示,美國數字經濟繼續蟬聯世界第一,2020年規模接近13.6萬億美元,中國位居世界第二,規模逼近5.4萬億美元。日本2020年互聯網覆蓋率為92.7,數字經濟位居全球第四位,規模為2.48萬億美元,其重要原因之一是日本在超老齡化社會下,占總人口28.4的65歲以上老人成為阻礙其數字經濟發展的要因。

      數字鴻溝對數字經濟的阻礙主要表現在:一是數字鴻溝導致的短板效應。無法觸網的人群不僅不能產生數字經濟,政府部門和相關企業還需要增加更多的人工服務崗位來幫助這部分人群享受公共服務,提高了人力資源成本,降低經濟社會運行效率。二是數字鴻溝降低了數字經濟的潛力。數字經濟本質上是規模經濟,當前互聯網覆蓋率已較難增長,使用互聯網的人群規?;竟潭?弭平數字鴻溝,有助于提升數字經濟上限,為數字經濟注入新的活力。三是數字內容供給面臨的障礙因素較多,使互聯網使用效能難有質的突破?;ヂ摼W泛娛樂化傾向明顯,供學習檢索、學術研究使用的公共開源數據規模有限;社會信息共享不充分;網民知識產權保護和付費意識仍有待提升。

      發現三:數字鴻溝不僅是經濟、社會問題,還是政治問題

      數字鴻溝是一個經濟問題。作為一種新經濟形態,數字經濟正在成為推動全球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的重要驅動力。從產業層面來看,2020年我國工業數字經濟滲透率只有21,完成企業級甚至行業級管理智能腦核建設的企業寥寥無幾,在提高智能化經營管理水平、推動全價值鏈數字化高質量發展方面進步空間巨大;從企業主體層面來看,大量中小微企業的數字化水平較低,壓低了它們的成長上限;從消費者層面來看,數字鴻溝的弭平是開拓新興消費市場、擴大數字用戶規模的必經之路。

      數字鴻溝也是一個社會問題。加州大學Mark Warschauer教授認為,社會主體能否有效利用信息通信技術獲取或創造新知識,是社會排斥和社會包容的體現;比利時的Jan Steyaert提出,數字鴻溝就是信息技術所反映的社會分層現象;清華大學金兼斌教授也指出,數字鴻溝其實是社會各階層在使用互聯網上的差別。對信息的利用能力、利用效率差異正在加速社會階層的板結化——“信息富人”更有機會參與數字經濟活動、數字公共生活,通過信息的占有和使用實現了社會階層的再生產;而“信息窮人”則這樣的機會和能力較弱。缺少數字鴻溝弭平機制,不同發展條件人群之間的社會、經濟、文化差距會因循數字鴻溝的“馬太效應”不斷擴大。

      數字鴻溝還是一個政治問題。早在1995年的報告中,美國通信和信息管理局就將“人種族裔”列為影響互聯網滲透率的重要指標,將數字鴻溝提升到了基本人權保障的高度。中國的“全過程人民民主”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而互聯網已成為人民群眾行使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的重要渠道,如果部分群體因為缺乏接觸機會、經濟條件和使用技能而失去通過網絡表達意見的機會,全過程民主的實現就難以保證;從動態視角來看,信息時代的數字鴻溝就是人的發展潛能和機遇之間的差異,無法充分融入互聯網社會的個體,缺乏階層躍遷的途徑和動力,對政府權威和政策的認同更易形成距離。

      發現四:國家間數字鴻溝突出,阻礙全球共同發展和全球治理合作

      國家間的數字鴻溝甚至比很多國家內部的數字鴻溝更明顯。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網絡就緒指數NRI對世界130個經濟體2021年的互聯網發達程度進行了賦值、排名。數據顯示,排名前十的經濟體中,只有新加坡來自亞洲地區,其他均為歐美地區的高收入國家;而排名后十的經濟體中,概莫能外都是非洲國家。從賦值分數來看,互聯網發達程度排名第一的國家荷蘭82.06分,分數將近是最后一名國家乍得21.85分的4倍。

      附圖5世界經濟論壇網絡就緒指數對世界各經濟體互聯網發達程度的排名

      資料來源:世界經濟論壇,網絡就緒指數NRI年度報告,2021。

      2015年,零點團隊進行的“‘一帶一路’網絡商情指數”發現,廣泛分布在中亞、南亞、東南亞、西亞北非,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國家與地區,互聯網發展水平仍嚴重滯后,與發達國家、新興經濟體呈現出明顯的溝壑。

      從國際關系角度看,數字資源已經成為國家經濟實力和國際競爭力的核心戰略資源,其重要性還會隨著互聯網技術和數字技術發展進一步提高,在數字領域落后的國家將會在經濟、文化、政府治理等多方面處于下風。因此全球數字鴻溝議題對于發展中國家切身利益具有重大的價值,全球數字鴻溝的弭平應成為全球治理合作的關鍵工作。

      附圖6零點有數2015年發布“一帶一路”網絡商情指數揭示沿線國家網絡鴻溝

      綜上,零點有數團隊對形成全球數字鴻溝治理中國主張給出相應建議:一、中國應率先在聯合國層面倡導全球數字鴻溝治理行動。二、將全球數字發展行動計劃融入到“數字絲路”建設進程中。三、組織專業機構對國內外數字鴻溝系數進行科學準確的測算。四、將數字鴻溝的弭平列入國家發展重大戰略舉措:如從硬件基礎設施上掃平消除數字鴻溝的障礙;促進數據開源與信息共享,打造開放優質的網絡環境;賦能用戶,全面提升公民數字素養。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看片

      1. <strike id="bp3vv"></strike>

        <p id="bp3vv"><strong id="bp3vv"><xmp id="bp3vv"></xmp></strong></p>
      2. <table id="bp3vv"><ruby id="bp3vv"></ruby></table>
      3. <table id="bp3vv"></table>